聯系電話:0421-2208081

公司新聞

最新資訊Latest news

聯系我們contact us

公司新聞 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公司新聞 > 正文

湖北小鋼廠大多停產

作者:admin 分類:公司新聞 日期:2014年04月06日 瀏覽次數:922 次
22日,是吳俊元最痛苦的一天,由于鋼材交易市場需求銳減,他不得不宣布,將經營了20多年的企業全部停產。
吳是鄂州吳城鋼鐵公司的董事長。在鋼鐵寒冬,他的挨餓已不是單例,記者走訪了解到,湖北十余家小鋼廠都處于停產和半停產狀態,老總們都和吳一樣,在煎熬中期待著奇跡。
3個月虧掉三千萬
22日上午,見到吳俊元時,他正在倉庫清點庫存的鋼材。“2.8萬噸,幾千萬的利潤啊。”
吳的企業在全國只算一個小鋼廠,年產量僅50萬噸。上半年價格飆升時,這個小廠就像一個印鈔機,“幾個月純賺兩三千萬元,另外還繳稅3000多萬。”他還 清楚地記得,那段時間,他每天和上千名員工熱火朝天地干活,銷售部門的幾個人從早上8點忙到晚上8點,都在現場指揮裝貨,然后從鄂州五丈港運往江浙一帶。 最高峰時,一天銷量超過1000噸。
這種幸福的日子沒持續多久,8月份后,鋼材價格持續下跌,還沒捂熱的錢開始往外吐。他舉例說,8月份,一噸廢鋼收購價為4000元,加上煉鋼成本1000 元,出爐的優鋼每噸的價位要在5000多元才能保本。而到了9月份,優鋼的噸位價已跌到3000多元,一噸鋼虧損2000元(人工成本、稅收等不在內)。
鋼價越跌越狠,庫存堆積如山。10月,吳不得不采取限產措施:白天停產,晚上生產。因為晚上的電費比白天便宜一半。盡管如此,但近3個月來還是把上半年賺的兩三千萬元全部虧掉了,巨虧之下,他被迫宣布停產。
小鋼廠紛紛停產
同在鄂州的宏泰鋼鐵,也遭遇到這一切。記者來到公司廠房時,一切都靜悄悄。“停產都快一個月了。”該公司一位張姓負責人表示,上半年瘋賺一把后,直接進入 虧損期。他說,公司年產量70萬噸,從8月到10月初,鋼材價格每噸跌了兩三千元,不但把上半年賺的數千萬元賠了進去,還庫存了近2萬噸貨。10月初,張 宣布,企業全部停產。
同樣,分布在我省黃石、大冶、襄樊、棗陽等地的10多家小鋼廠,年產量大多在幾十萬噸至百萬噸。如今,絕大多數都處于停產狀態,僅有一兩家還在生產的企業也是限產80%以上。
就連已并入武鋼的中型鋼廠——鄂鋼,也已處于限產狀態了。據知情人士介紹,鄂鋼上半年幾億元的利潤已虧損完了,現在還有約10萬噸的庫存。公司宣布部分限產。“如果行情不好轉,鄂鋼盈利實在困難。”
隨著企業的停產、限產,員工們大多處于閑置狀態。在吳城鋼鐵公司,每天還有200名技術骨干留守,負責檢查維修。宏泰、順樂等都一樣,大部分員工已被遣散回家。
專用鐵路無奈閑置
采訪中,吳俊元多次提到鋼廠前的那條鐵路,他說,那是一條令人心碎的軌道。
這條鐵路從廠前一直通往鄂州火車站,長2公里。吳稱,這是為了減少運輸成本而特修的軌道。2006年,他投資2000多萬元,做完了征地、拆遷等一系列復雜工作后,鐵路才順利動工。
“鐵路運量大,時間快,可以節約大量成本。”他說,可別小看這兩公里,能直接進火車站,與水運相比,每年可節省至少數百萬元的路費。
尤其是在上半年行情好時,這位民營企業家拼命加快進程,試圖讓它最早賺錢。可令他沒想到的是,9月份鐵路修好了,但市場不景氣了,他不得不接受這樣的事實:鐵路閑置。
“2年多的努力、期盼,換的是如此局面。”苦笑中,吳俊元期待著行情好轉。

可行情啥時能好轉呢?棗陽一家小鋼廠的老板說,現在市場到了最危險的時候,鋼企正在經歷洗牌的煎熬。黃石、大冶等地的鋼鐵企業老板在接受采訪時均表示,在 經過這輪調整后,原材料價格跌到底,一旦國內家電、汽車、房地產需求走穩,鋼材就會轉旺。能挺住這一輪,就能看到下一個春天。

【上一篇】
【下一篇】
分分彩只倍投1 3 8 武隆县| 遵义县| 阿城市| 曲周县| 保靖县| 咸阳市| 屏东县| 洞口县| 泰和县| 南京市| 丰原市| 博野县| 长宁县| 白银市| 青铜峡市| 高密市| 从江县| 台山市| 中山市| 文山县| 藁城市| 泸定县| 沛县| 晋江市| 桐乡市| 固始县| 闻喜县| 德惠市| 永善县| 筠连县| 商水县| 哈巴河县| 汝城县| 延庆县| 十堰市| 敦化市| 巴青县| 商洛市|